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华鹰坛心水论坛 > 正文

现在流行去新一线

2022-05-28 

  简单计算可知,四大一线城市的总人口增量达到了1725万,年均增量为172.5万。

  但2021年,一线城市的人口增量总和仅为12万余人,不及过去10年年均增量的十分之一。

  相比之下,包括武汉、成都、杭州等在内的新一线城市,以及部分二线城市,表现更为突出,武汉2021年新增了120万人,成都、杭州、西安等城市的人口增量也在20万以上。

  在受访专家看来,短期而言,疫情降低了一些人跨省就业的意愿,一线城市的人口流入受到较大影响,省会城市则相对受益;中长期而言,一线城市的人口规模均已达到2000万量级,在政策以及市场“无形之手”的双重作用下,人口增速或会放缓,而一些产业活力强的新一线、二线城市,将迎来更大的人口增长机遇。

  (数据来源:各地统计局。各地均为2021年常住人口对比2020年末变化的情况,但南昌是将2021年末的常住人口数量与比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相比。)

  风头最劲的当属武汉,新增人口数量超过了120万,并且,364.89万的常住人口总量,也使得武汉重回中部人口第一城的位置。

  武汉的人口增量表现“一枝独秀”背后,有一定的原因是武汉2020年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,导致了一些人口短期外流或外来人口未能如期返回的情况,无论是在11月1日零时人口普查的时点,还是按照全年“居住满半年”为常住人口的标准,武汉的人口数据在当年都受到了一定影响。而随着2021年全年疫情的较好控制,经济恢复,人口也出现了大幅度的反弹。2021年,武汉GDP增速为12.2%,两年平均增速也达到了3.3%。

 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省人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、副主任周仲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数据来看,城市间出生人口虽有差异,但并不悬殊。造成部分二线城市的人口增量更大,主要还是迁移原因,随着一线城市生活成本和就业压力加大、二级城市公共服务条件改善并提供更具吸引力的优惠政策,部分人口从一线城市流向二线城市。

  周仲高向记者表示,城市人口适度容量是多种因素制衡的综合结果,一线城市人口规模达到一定体量后,在人口发展方面更会关注人口质量、人口结构及人口分布情况,提升人口综合竞争力和人口贡献率。

  人口政策也是一个影响因素。2021年5月,深圳略微收紧了户籍门槛,先后发布《户籍迁入若干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和《居住社保积分入户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拟将人才落户的学历底线要求由大专调整为全日制本科,居住社保积分入户基本年限由5年调整至10年,老人随迁将子女入深户时间要求由8年调整为15年等。

  孙不熟表示,除了受政策因素影响之外,城市的人口规模同样也受市场“无形之手”的调节。过去10年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,很大程度是依靠地铁的大发展,拓宽了城市半径。但当一线万量级的时候,“地铁红利”在减弱,相比之下,一些地处人口大省的、本身人口规模尚未很大的新一线、二线城市仍有可观的人口增长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