督察像上考场评卷的是老百姓

2021-11-24 

  中华环保联合会是经国务院批准、民政部注册,接受生态环境部和民政部业务指导及监督管理,由热心环保事业的人士、企业、事业单位自愿结成的、非营利性的、全国性的社团组织。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宗旨是围绕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,围绕实现国家环境与发展的目标,围绕维护公众和社会环境权益,充分体现“大中华、大环境、大联合”的组织优势...

  副主席:杨朝飞 曲久辉 刘文清 卫 宏 杜少中 柴发合 张程忠 魏山峰 杨国平 张永红 谢玉红 朱建平

  他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队伍里唯一的检察官,也是检察官队伍里最熟悉生态环保督察的。下沉督察时,面对遮遮掩掩的督察对象,他总是温和地说,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,你们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,我们一起想办法;每到一处,他总要叮嘱地方,现在人民群众对优美生态环境的期待提高了,要高度重视信访投诉,不要拿老百姓的鼻子当实验品。

  他就是张雪樵,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副组长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,分管公益诉讼。作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,他怎么看中央生态环保督察?在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即将结束前夕,本报记者专访了张雪樵。

  张雪樵:检察工作与生态环保督察有一些特有的联系,最高人民检察院是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8家组成单位之一。首先对我来说,参加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有一种崇高的责任感、使命感。

  比起我办理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,我感到地方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发现的问题更加重视。我们基层检察官办理公益诉讼案件,遇到的阻力更多,有些政府部门会不理解、不支持甚至是抵触。所以我很珍惜能够借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这个机会,全面地了解生态环境领域问题,以便今后更好地落实中央精准治污、科学治污、依法治污的精神。

  我是一个指战员,要到一线去,没打过仗怎么能指挥好。生态环保督察直面各方面问题,于我而言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。这也为我思考今后检察公益诉讼如何办案,如何与生态环保督察衔接,如何把握好政治效果、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,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。再有就是,如何让新型的检察公益诉讼工作,在国家治理体系当中,在生态文明建设和污染防治攻坚战当中,更好地发挥作用。

  张雪樵:参加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每天会及时地接触到群众的信访举报,反映他们身边的问题。有些我会到现场去核实、了解、督促整改。能够为老百姓一件一件地解决问题,很有获得感。

  去地方督察调研的时候,我不一定按照预先提供的线路去。地方主要是在展示成绩,但督察是以问题为导向,如果总是听不到问题,我去督察就没有了价值。当然,也不是硬找问题,老百姓的举报就是线索。所以,无论在河南还是四川督察调研,我都是盯着举报线索去的。通过这种方式,看习生态文明思想在地方的贯彻落实情况,也让老百姓感受到总书记就在他们身边,各级党委政府都是在为他们服务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讲,这也是对自己党性、良心的一种考验,对自己执法宗旨的一种考验。我们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,如何代表中央、如何体现习生态文明思想、是不是能够真正发现问题、发现后站在哪个视角去考虑。面对督察,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理由,如果你站在老百姓的视角,以生态文明为引领来思考问题,是非就很清晰。每一次下沉督察,我都有一种上考场的感觉,评卷的是当地老百姓。我不知道考卷内容,到了现场才知道,如果没能发现问题,那就是我的能力问题。我都到了现场还没能发现纠正问题,那以后违法就会变成合法,我就是有责任的,这肯定是有压力的。

  中国环境报:您分管公益诉讼后,一直在力推跨区域环境公益诉讼,不知道这次督察经历会对您今后开展这项工作有什么新的启发?

  张雪樵:我第一次在河南督察就比较关注跨区域环境问题,这次在四川也去了很多与外省交界的地方。比如,去宜宾金沙江调研与云南网箱养殖治理不同步的问题;到广元了解川陕甘三省应对处置跨界输入型污染问题;在泸州了解云贵川三省赤水河流域保护问题。因为督察只是督察一个省,但是两省交界的水生态保护、水环境治理等问题,需要跨区域协同才能解决上下游不同步、左右岸不统一的问题。

  平常没有那么多机会走到几省交界的地方,现在通过督察可以实地了解地方协作机制建得怎么样,能不能解决问题。比如云贵川三省为保护赤水河共同立法,但立法只是提供解决问题的标准。有了立法还要执法,执法光靠地方不行,像在古蔺县调研赤水河流域小水电清退问题时,地方就跟我反映赤水河流域三个省清退标准不统一,解决好这些问题恐怕还需要从更高层面去谋划。

  四川作为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生态屏障,地位特殊,因此,水也是四川最重要的问题。这次生态环保督察让我更全方位地了解了四川的省情,了解四川在长江大保护当中、在长江保护法实施以及执法当中还存在哪些问题。这样今后可以再结合检察工作,更清楚地知道用什么方法更好地发挥公益诉讼的价值。

  中国环境报:《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》明确,对督察发现需要提起公益诉讼的,移送检察机关等有权机关依法处理。这之后中央已开展过三批督察,您能否介绍一下检察机关在这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?

  张雪樵:最高检一直非常重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,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。早在2018年就印发文件,推动保护生态环境“最严格的制度”进一步完善,并与生态环境部签署了互派干部挂职交流合作协议。此后,对2019年全国人大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发现的59个问题,最高检全部挂牌督办,我也带队去过福建闽侯、江西金溪等地实地督办。2020年,我直接办理了万峰湖流域生态环境受损公益诉讼案,这也是最高检直接办理的第一起公益诉讼案。

  把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发现的一些线索变成公益诉讼案件,写进了2019年6月两办印发的《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》。2020年9月,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对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两家中央企业开展督察,我们马上部署相关省级检察院对符合移送条件的,立案办理民事公益诉讼,并在《检察日报》头版刊登了诉前公告。

  截至目前,我们就此已开过3次视频督办会,很不容易。记得有一起越界采矿案,企业种上一些草就说修复好了,地方检察机关进展不快,最后我们最高检自己派办案组下去,现在正在损害鉴定,这起案件我们一定要依法办到底,绝不能容忍严重破坏生态环境行为得不到法律制裁,让企业以掠夺地方生态资源为代价获得经营利润。